l2nyx好看的玄幻小說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起點-第二百五十七章:入學熱推-3mf4b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小說推薦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04年7月3日,台风‘蒲公英’在这座城市登陆,十级大风,那晚放学我让爸爸来接我…”
“那天的台风很大,但吹不走我们的车…”
“路上很拥堵,所以我们拐上了一条高架路…”
“高架路的路牌被柳树遮住了,我看不见路牌号…不,好像路牌上有几个0,但具体是什么我已经记不清了…”
“路上没有人,什么也没有,只有大雨和雷声…”
“黑影…很多黑影,他们找上了我们,他们很渴…很饥饿…在寻找新鲜的血肉…”
邪王霸道宠:这次温柔点
“当时我头痛欲裂,我看见了祭坛,女人还有蛇,很混乱,让人眩晕,但却又很美…我以为自己疯了,但爸爸说我没有,他还说欢迎我加入…真实的世界?”
“黑影们拍打着窗户…爸爸跟他们战斗…杀了很多东西…但他却还说有东西在找我们…我当时不知道是什么…可后来我知道了…他藏在高架路的尽头,骑着八足的马匹手里提着长枪…他就好像是…”
“北欧神话的主神,奥丁…?”林年轻声问。
当华美的叶片落尽时,生命的脉络才历历可见。
剥去楚子航这层壳,他看见了壳中的那个脆弱而又彷徨的男孩,独自站在台风雨夜的高架路上如新生的幽灵,对着残破的迈巴赫发出凄狠的喊叫声,仿佛它是吞掉了那个男人的卑劣伥鬼。
“你…”
网游之帅气的菜鸟 小业仔
听见林年说出了答案,一直沉浸在回忆中的楚子航陡然抬头看向他的眼中露出了三分震惊和二分克制以及…五分期望。
網遊之瘋狂牧師 緣紫靈楓
可能他以为林年会知道一些内情,那片死人的国度究竟是在何方,他无数次的重返那条高架路,都再无法踏上那晚上的归途,真如那台风的名字‘蒲公英’,一场飓风将白绒绒的花絮和那个男人一齐吹到了难以寻迹的远方。
“……”林年靠坐在了藤椅上揉了揉眼睛,眉头揉得就像面团,无论雨水再怎么轻抚梳理,都难以将那痕迹给抚平。
“你知道那里吗?”楚子航低声问。
林年没有对上他的目光,因为他可以猜到对方眼眸中那复杂如调酒一样的情绪,只是看那淡金的颜色就能想象有多少五味杂陈混在了里面,贸然去舔舐只会被苦涩和浓郁冲翻脑袋。
“我暂时不方便跟你说多少有关这方面的事情。”想了一会儿后,林年选择了摇头止住话题,“我真没想到你居然去过那个地方…听你的描述你的血统也是在那儿开启的,那些死侍在混乱中吐的龙文对你进行了‘灵视’…居然能从那里逃出来,也真不知道该说你是幸运还说不幸。”
“伥鬼一次只会吞吃一人当做替死的祭品。”楚子航声音有些冷,就算过去了那么多年提起这件事时眼中总会刮起跨越了时光盘踞在瞳眸深处的那场暴风。
“奥丁是冲着你父亲去的,而非是你,如果这是一场祭祀,那你的父亲就是祭品,从而让你逃出生天了。”林年轻轻摇头,“不得不感慨你是真的命大…”
“祂到底是什么?”
“你是指奥丁么?”林年说,“现在告诉你答案你只会无法接受,不如等你明白更多的时候再告诉你这些事吧。”
“是因为我还没有入学,不算‘你们’一伙儿的人?”楚子航轻声说。
“不,如果对混血种和秘党足够了解,那么你应该清楚在台风夜中你已经成为我们一伙儿的了,你血管里流动的血液里就铭刻着我们的宿命和党章。”林年敲了敲心脏,“混血种是会互相吸引的…异常总是会发现异常,不过多久就算你没有找到我们,我们也会找到你,除非你愿意一辈子当一个普通人抱着那份对‘神’的仇恨和对父亲的痛苦活下去…不过你不可能做到,不是吗?”
楚子航沉默着点头,林年看他的模样轻轻叹了口气,他很想告诉楚子航今早上他遇见的那些可怕而又荒诞的事情,但他不能,一旦说出口必然会有一个致命的漏洞,那就是他如何逃出那条高架路的,如果他猜得不错,那是一片‘尼伯龙根’,死人的国度,初代种君王的领域,想要进入或者离开都得得到君王的肯允…亦或者击杀掉君王。
他用超规格的手段强行逃离的死人之国,却无法在彻底掌控这个手段之前将其暴露出来,一旦被秘党获悉了情况,等待他的将是数倍于现在的监控和管制,说不定还会利用借口将他推上秘党法庭,经由所罗门王手中的《亚伯拉罕血统契》来裁判是否有罪!
想必最终结局大概率是推诿之后的无罪,但签订下各种各样的不平等条约是必然的了,他还没有绝对的把握掀了秘党这张桌子,等他有这个资格的时候他倒也不必掀桌了,而是像希尔伯特·让·昂热那样绅士又霸道地坐在桌子的对头,让他们跟你翘起的Gucci的皮鞋鞋底谈判。
那才是林年想要的,真正在秘党中掌控说话的条件,那些资源和权力不应该被掀桌后压到底下,而是该用蛮横的话术和手腕掰开放在桌上,像是糖果和巧克力一样大家‘公平公开’来对分。
“现在还不是时候,你脑袋里的东西有些时候并不属于你。”林年伸出手划过小雨的帘幕点在了楚子航的眉心,“在学院里有很多人能轻松地撬开你的脑袋,不谈言灵·催眠那种超自然的力量,只要深究过催眠技巧…我是指真正的催眠技巧的人,像是跟着富山雅史学习过的我的姐姐,就能在十分钟以内把你脑袋里这些情报挖出来上交给秘党。”
“催眠?”楚子航对于催眠的了解还在催眠大师骗人是一块木板,然后站在那人的身上这种程度。
“这个世界很大,比你想象的还要大,在真正接触之前我们就像电梯公寓里的家猫,生活在百平方米的王国里,在各个角落留下自己的气味和痕迹,坚信这个世界只有这么大。可在外面的人来看,却只会可怜我们的愚见和短视,但又不愿意将我们放进那片危险的世界里。”林年说,“井底之蛙和井底之蛙凑在一起不会谈论井口外有多大,而是会反复地讨论然后确定这个世界只有井口那么大…”
“我想看见更多的东西,找到我想要的事实。”楚子航说。
“这次我来就给你带来这个选择的。”林年从裤兜里摸出了一部手机在屏幕上按了几下递了过来。
明贼
楚子航接过手机后看见屏幕黑掉了下意识按了一下电源键,但却发现没有任何反应,这时林年才提醒:“别试了,来的时候出了点小车祸,屏幕给撞碎了一大块黑色的,早些还能看见点东西,一会儿就全黑掉了…但也不打紧,对我来说手机有没有屏幕都差不多(已经无意识背下了所有布局),只是没法读短信了有些麻烦。”
“我该做什么?”楚子航放弃了操作这台手机,对于他来说手里的这玩意儿有用程度比不过一块砖。
皇上说的是 席绢
“你该做的就是别按电源键…长按太久这玩意儿会爆炸的,还自带静电力场。”
“?”楚子航立马松开了放在电源键上的手,虽说他也没一直按着,但还是生理性的选择了远离这个危险的键位。
“装备部的产品,出任务的时候我的随身装备都是同一个组给我安排的,那个组的组长脑袋有点毛病,给我的所有东西都是多功能的,鞋子可以当吹风机自带暖脚系统,刮胡刀可以变吸尘器,牙刷抽开底座也能拔出一柄刀片来…所有东西唯一的共同性都是可以变成炸弹,而且当量还不小。”林年叹了口气,这次是为学院里的那群神经病叹的。
不是不愛
“…炸弹?看起来你的任务并不轻松。”楚子航说。
“还行吧,现在不马上就要完成其中一个解决你的任务了么。”
楚子航抬头看向林年,他在想‘解决自己’到底是一个意思还是两个意思。
神界漂流瓶
“现在你手里的手机接通了位于伊利诺伊州山顶学院的学院秘书电话。”闲话说得差不多了,林年把话题扯到了正题上,双手交叠着食指相触放在膝盖上,“你不是想入学卡塞尔吗?只要跟她说就好了。”
楚子航看了眼林年又看了眼手中熄屏的手机,将手机举到了耳边常识性地说:“你好。”
“声纹录入成功。”
“自动匹配城市信息库…”
“信息库匹配成功。”
“验证开始,选项开启。楚子航,出生日期1990年6月1日,性别男,暂拟编号A.D.0043。我是诺玛,很高兴为您服务,请确定‘选项’以验证进入卡塞尔学院入学流程。”沉稳的女声从电话里响起。
期待已久的卡塞尔之门终于敞开,可楚子航却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心绪澎湃,可能是这场小雨的缘故,也可能是谈及过往,他的情绪很平静,静得就像阳台角落鱼缸中不动的游鱼,头上水面涟漪四起,清水之中平静一片。
“考虑好了吗?虽然我也没想到入学选项会在这里进行,不过像是这种东西只要做好决定了哪儿都可以开始,流程越短越好,以免被太多的牵绊留住了…譬如恋爱什么的?”林年说到最后忍不住低笑了一声摇了摇头,像是自己说了句蠢话。
他认识楚子航这么久了,什么关于楚子航的谣言都听到过,说楚子航出入酒吧吸烟喝酒,说楚子航暗地里会和流氓地痞打架(他怀疑这是真的),说楚子航的母亲沾染了不干净的东西…但唯独没有谣言说过楚子航有过绯闻。
仕兰的学子都知道操场边上跑道三分之一圈外的行道树里混杂着两棵移植的樱花树,由于气候问题那两棵樱花树长势不太喜人,左边的一棵总是病恹恹的像是要死,相比之下右边最茁壮的那棵又有些歪脖,乍一看去像是一个人在扶着墙叹息,樱花坠落时又显得像泪花埋进土里。
…常言道在仕兰中学上学的女生不向楚学长表白一次整个高中人生就是不完整的,而每每被拒绝之后就该跑到歪脖子樱花树下好好哭一场,哭完后泪水当了养料歪脖子的樱花树就更加茁壮了,而哭泣的女孩也会成长许多。
没人会将女孩们失败的表白当做耻辱,因为每个女孩都在攀登这座高山,人们站在山下感慨他的巍峨,又对登山的人表达出自己的敬意…再看着她们摔下来,折了腰,痛哭流涕。林年不知道这些女孩是否真的成长了,可他只知道跑道一角的那棵歪脖子樱花树来年依旧盛放。
“倒显得我像是害死樱花树的罪人一样。”林年低笑了一下,抬头看向楚子航时脸色表情肃穆问,“你愿意加入卡塞尔学院,从此遵从《亚伯拉罕血统契约》的桎梏吗?尽管你现在压根不知道这玩意儿写了什么。”
有种像是互联网上签订太长不看网络协议的感觉。
可楚子航并不在乎。
“我愿意。”他说。
“数据库访问权限开启,账户开启,选课表生成。我是诺玛,卡塞尔学院秘书,很高兴为您服务,您的机票、护照和签证将在三周之内送达。欢迎,楚子航。”诺玛说。
“不,不用定机票,只需要送签证和护照就好,接下来的时间他跟我一起行动,解决这次的小麻烦就算是给他进行一次提前的入学辅导了,没什么比实战让人觉悟得更快了不是吗?”林年从藤椅上站起身来。
“这次的通话录音会全程上传到执行部部长,冯·施耐德教授手中,请确定上传您的行动更改计划,林专员。”诺玛捕捉到了林年的声纹,强大的人工智能瞬息就处理过来了现状。
“上传。”林年说。
“收到。”诺玛回答。电话自动挂断。
“接下来做什么。”楚子航拿着手机起身跟在了拉开阳台玻璃门的林年身后。
“找个借口解释一下我们现在的情况。”林年回头接过手机看了眼跟自己一样浑身湿漉漉的楚子航,“回包厢后总不能说我们一时兴起在厕所里玩起了打水仗,听起来太…homo了一点?”
蔔案
“homo?”
飯碗 楊華團
“没什么…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林年忽然感觉自己好像被芬格尔带坏了。
“那厕所水管破裂如何。”楚子航说。
林年抬了抬头诧异地看了楚子航一眼,然后拍了拍他的肩:“师兄…虽然我们大概今年是同级入学,但好歹你在仕兰里也大过我一届,叫你声师兄我也不吃亏…话说回来,你有考虑过加入我们执行部吗?”
(低情商:你个杀胚!!!高情商:有考虑过加入执行部吗?)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