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k5f3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禁區之狐 起點-第一百三十一章 打破黑暗的人熱推-coxj3

禁區之狐
小說推薦禁區之狐
中国国奥队在奥运会上取得首个进球、首场平局,拿到首个积分,在赛后第二天迅速成为了国内媒体报道的重点。
热度甚至超过了大家对于马德里奥运会开幕式上将会怎么点燃火炬的猜测——在这场比赛打完之后,马德里奥运会实际上还没开幕呢。
虽然女足也在第一天比赛中5:0大胜对手,但论热度绝对比不上男足。
一方面女足取得胜利已经司空见惯,大家见惯不怪,而男足在奥运会上能够有如此表现着实令人惊讶,自然也更容易引起媒体关注。
另外一方面则是男足关注度本来就比女足高。
尽管只是一场平局,但是看媒体报道和网络上的热潮,一定会让一些不关注中国足球的人以为国奥队是击败了尼日利亚呢……
一场平局都能引起大家的关注和称赞,由此可见中国球迷有多可怜。
已经有球迷在网上喊出了“我不管之后两场比赛是什么结果,有这一场比赛,这一分,这两个进球,老子就满足了”这样的话。
而且还得到了很多人的认可和附和。
※※※
“在今天凌晨进行的一场奥运会男足B组小组赛中,中国国奥队经过一场艰苦的比赛,最终2:2战平了尼日利亚国奥队。其中陈星佚打进了中国男足在奥运会历史上的第一个进球……胡莱在第七十六分钟的进球帮助中国队最终拿到了一分,这一分也是中国男足在奥运会历史上的第一个积分……”
三生三世媚色倾城
秦林抬头看着电视机屏幕里的早间奥运播报,屏幕中正在播放那场比赛的集锦。
胡莱助攻陈星佚进球,陈星佚漏球给胡莱进球的画面被一一呈现。
“哇,好厉害!”同样在扭头看电视的秦七惊呼道。“奥运会史上第一个进球呢!爸,他们比你还厉害了诶!”
秦林瞪了他一眼:“赶紧吃,吃了去上学。”
秦七连忙低头呼噜呼噜地喝着稀饭。
而秦林则继续看着电视,比赛集锦已经播完,画面切回到了央视在马德里租的演播大厅里,主持人正在和嘉宾们讨论着这场对中国足球意义非凡的比赛。
冷情邪少小逃妻
但他们说了些什么,秦林却一句话都没听进去。
他的思绪回到了十二年前,他站在球场上,中国国奥队的最后一场比赛,两连败的他们其实已经失去了出线的资格,球队最后一场比赛的目标已经降格变成了争取进一个球。
他在球场上大声鼓舞着士气,希望球员们振作起来。
但球队里没有人响应他的号召,两球落后的比分似乎就摧毁了他们的斗志。
只是两球落后而已啊……
血嫁 古冰倩
第六十八分钟的时候,秦林被换下场。
隨身空間:農女世子妃 楚若夕
他被换下之后,甚至都没有和当时国奥队的主教练金志培握手,就径直走回了更衣室,在路过一瓶矿泉水的时候,他还用力把水瓶踢飞了出去。
这一幕吓坏了不少人,也成为了赛后秦林被媒体和球迷声讨的主要原因之一。
认为他作为队伍里年龄最大,经验最丰富的老球员,却没有起到正确的模范作用,把自己的焦躁情绪传递给了场上的球员,让球员们感到不知所措,是球队输掉比赛的原因之一……
还有人因此认定他在国奥队内搞山头主义,做起了球霸,带头抗命,与国奥队主教练金志培关系不和,最终导致球队分崩离析,彻底失去了战斗力。
总之,那届国奥队之前,秦林这个中国国内足坛最好的球员作为超龄球员加入国奥队之后,受到了多少期待。那么在奥运会后,他就有多少骂名。
奥运会也因此成为了秦林职业生涯抹不去的一个污点,同时成为了他本人不愿过多回忆的往事,被他有意无意地埋藏在了记忆深处。
今天当他看到这些朝气蓬勃的年轻人在对阵尼日利亚的比赛中奔跑的身影,秦林忍不住羡慕起来——当初要是在我身边的是这么一群年轻人,搞不好我们已经提前十二年创造中国足球的历史了吧?
※※※
吃过了早餐,妻子开车将儿子送走去上学,秦林则在屋子里休息,直到他听见外面传来一声汽车喇叭。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茅山正法
这才提起早就收拾好的运动包,走出了家门院子。
夏小宇和张清欢的车就在他家门口等着他了。
在胡莱他们走了之后,张清欢就主动提出每天和秦林一起去训练和回家,反正就三个人,用一辆车就够了,没必要增加无谓的碳排放。
秦林也就同意了。
于是现在每天他都是坐张清欢买的那辆电动车去训练。
当秦林坐进车内的时候,夏小宇和张清欢还在讨论奥运会。
就听到夏小宇在问张清欢:“欢哥,胡哥和陈哥可都进球了啊,你现在后不后悔没去奥运会啊?”
张清欢哼了一声:“这有什么后悔的?奥运会进个球而已,有啥了不起的?我给你说小宇,我的目标是在世界杯决赛圈进球!”
说完,他们俩就看到了坐进来的林哥,连忙打招呼:“林哥好!”
秦林点了点头,还在想张清欢刚才说的话。
在世界杯决赛圈进球?
这就意味着他们要先打进世界杯决赛圈啊!
亂世浮生緣
不过……
秦林又一想,觉得这批年轻人搞不好还真有可能帮助中国足球打进世界杯呢。
只不过到时候就和自己没什么关系了。
当初要是自己身边是这么一群年轻球员,中国队出现在世界杯决赛圈这件事情恐怕早就被实现了吧……
一想到这点,秦林就有些郁闷了。
他第一次希望自己能够再年轻十岁,跟着这群年轻人继续在绿茵场上奔跑。
坐在前面的夏小宇和张清欢都注意到了上车之后的秦林有些沉默,他们两个人互相用眼神确认了这一点。
狼族兵王
张清欢用眼神示意夏小宇问问是怎么回事儿,夏小宇用眼神回应他要问你问!
姬嫁业
张清欢才不问呢。
开玩笑,鬼知道林哥今天是为什么情绪这么低?
万一是因为昨天晚上和嫂子夫妻生活不和谐呢?
这么一问,岂不是让大家都尴尬了?
不问不问,打死都不问。
但张清欢不问,坐在后面的秦林却主动说话了:“清欢啊,你刚才的话我可帮你记下来了啊。到时候如果真的参加世界杯,我就等着看你进球了。”
张清欢:???
夏小宇没忍住笑出了声。
“不是,林哥……我就吹吹牛逼,用不着这样吧?”张清欢在夏小宇的笑声中喊冤。
秦林却很认真地说:“你这想法就不对啊,清欢。这怎么能是随随便便吹的牛皮呢?”
“我连世界杯都没参加过嘛……”张清欢辩解道。
“那胡莱当初还喊话说要捧起世界杯呢?你觉得他会只是吹牛逼吗?”
若離便不即 慕茴
张清欢很想说“是”,但他意识到秦林在和他讨论一个很严肃的话题,就不适合用这种开玩笑的心态来对待了,他皱起眉头认真想了想,不得不承认胡莱在有些事情上的执拗是非常可怕的。
最近的证明就是他对王献科的复仇。
去年足协杯决赛之后说要见王献科一次打一次,那会儿无论是网络上还是媒体舆论上,还有很多人对他这番话颇不以为意,都觉得他是口嗨,说说而已。
结果呢?差不多也就半年的时间,胡莱真的做到了见王献科一次打一次。
连续三次和大顺金箭头的交锋,胡莱全都有进球,并且帮助闪星取得了全胜。最后一场比赛更是冒着眼睛被踢瞎的风险,都要头球破门。要知道当时闪星其实算赢了,胡莱也已经有了进球,他根本不需要这么拼的。
師父又掉線了
他是想向世人证明,他说过的话,就一定要兑现,他吹过的牛逼,也一定要实现。
“我们都知道胡莱现在很风光,作为一个年轻球员,他甚至已经取得了不少三十岁球员一直都没能做到的成绩。外界说起胡莱成功的原因,总是简单地说他是‘天才’。但你们作为和他朝夕相处的人,会觉得他只是天赋出众吗?他那种努力把自己吹过的牛都统统实现的信念不正是他能够取得进步的原因吗?”
听着秦林的话,开车的夏小宇脸上的笑容也逐渐消失了。
他突然想到当初自己在听了胡哥说要去欧洲的话之后,只是一味给自己去不了欧洲找借口和理由,却完全没想自己要怎么去欧洲。
他突然意识到,这或许就是自己和胡哥最大的不同了。
有的人永远想的都是“我要做什么”,而有的人想的则是“我做不到”。
见两个人都沉默了下来,秦林叹了口气:“你们啊,成天和胡莱混在一起,可别光学他耍贱。那只是他的伪装,用来隐藏他真正的野心而已。能去欧洲,还是要去的,别管有什么具体的困难,你们都还年轻,出去见识见识更广阔的舞台,才能获得成长。我给你们说,胡莱陈星佚和王光伟他们三个这次参加了奥运会回来,一定又会有一个大进步的。”
张清欢想了想,最后还是忍不住说道:“可是林哥,我们要都走了,球队怎么办?”
秦林哂笑:“这是你们该考虑的问题吗?那不是赵指导的事儿吗?”
※※※
赵康明打了个喷嚏,让旁边的陈墨紧张了一下:“你可别感冒了啊……你昨天是不是熬夜看球了?”
赵康明笑了笑:“看是看了,但没感冒,就是突然鼻子有些发痒而已。老陈,胡莱他们昨天的表现真好啊。”
“好是好,但这样一来,他们被欧洲球队看上的可能也在增大。”
“看上就看上呗。陈星佚不是咱们球队的人,我决定不了他去向。打完这个赛季,如果有欧洲球队要胡莱的话,我是不会阻拦的,他要去就让他去。”赵康明说道。
“你是真舍得啊。他走了,咱们球队怎么办?”
“到时候再说,总不能就因为这个原因把人家一直拴在国内吧?我给你说,老陈,你要是不想做胡莱的仇人,那就别在这事儿上为难他。否则……你还记得王献科吧?”
陈墨连忙摆手:“我没说要拦着他不让他出去。反正你是主教练,到时候胡莱走了,为替代者烦恼的也是你,不是我,你说了算。”
赵康明笑得浑不在意:“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到时候再说。重要的是,黑暗中总要有人举起火把在前面探路。”
陈墨听明白了他的意思:“胡莱如果能出去,就是那举着火把探路的?”
“对。”赵康明点了点头。“他是打破黑暗的那个人。”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