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3550超棒的都市言情 走在爲愛奮鬥的路上-第一六二章 語舒國鬆婚禮中的陰謀熱推-v73v1

走在爲愛奮鬥的路上
小說推薦走在爲愛奮鬥的路上
转眼婚礼在即,婚庆公司的经理和公关部经理亲自出场,在周三搞了个结婚彩排,语舒才发现,这哪里是简单结婚?明明就是模仿周礼的诸侯式的大婚,环节琐碎,礼节周到,整个耗时需要两个多小时,语舒就跟国松说,婚礼环节一定要简单,可以参照子豪和嘉悦的婚礼,不然她怕会影响胎气。
黑衣道人
国松赶忙找到他妈妈,把语舒的担心告诉给她,她妈妈说把语舒怀孕的事情搞忘了,国松就说:“整个婚礼过程,跪拜的仪式特别多,可以这样认为,谁设计这么多跪拜礼节,谁就是坏人,他想整掉我们的孩子,我就拿他开刀!”
国松这话一说出来,把他妈妈吓了一跳,赶忙问他是不是语舒这样说的,国松说语舒什么也没有说,是他自己这样想的。
她妈妈小声说:“儿子,你一说我还真觉得有这个意思呢,整个婚礼环节设计是公关部经理聂小云,我当时觉得很有场面感,忘了语舒有孕在身,行动不便的事情,你说她是不是看出来语舒怀孕了?”
国松说:“老师突然不搞大活动量运动了,不穿高跟鞋了,行动迟缓了,你说他们高层会发现不了?还有老师经常开会讲着讲着作呕,他们能不发现?”
国松母亲点点头,就去向国松父亲汇报,国松父亲说:“难怪语舒要组建总裁保安小组,原来她已经敏感到危机,这样,婚礼的事情,你不用管了,你给我彻查这件事情的幕后黑手是谁,婚礼我来安排。”国松母亲知道,丈夫已经生气了,就连忙同意。
国松父亲打电话叫来国栋,他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国栋说:“国栋,看来只有把公司交给你管,国松他们才是安全的呀!”
国栋赶忙说:“爸爸,您怎么突然说这话呢?”
国松父亲说:“看来,你只有我的血脉,没有我的仁慈,你跟我说说,这次想乘婚礼之机,弄掉语舒孩子的计谋,都有谁参加了?你们怎么不设计直接弄死我呀?”
国栋一下跪在父亲面前,叩头如蒜,供出了还有他大姐,“我们对您和国松没有怨气,只是不服气语舒当总裁,所以,想整一下她。”他辩解道。
国松父亲说:“你要让我绝后,还说不恨我和国松?你要弄死国松的孩子,你觉得国松会饶了你?我多次给你说了,不要耍小聪明,它会害了你,你总是不听,这下你完了,国松看了整个婚礼流程,直接找到他妈妈说,谁设计这个婚礼,谁就想害他的孩子,你想想国松会比你笨吗?我已经安排国松母亲彻查这件事,你知道她手上可是有一股力量的,很快就会查到你和大姐,结果你可以想见的!”
国栋一下懵了,赶忙问:“爸爸,你是怎么知道是我策划的呢?”
国松父亲叹口气说:“你爸爸能把公司做这么大,你以为是靠运气?那是靠能力拼出来的!什么人我没有见过?就你那几下子,我还是清楚的,你说怎么办吧!”
国栋想了一下说:“爸爸,这件事情儿子办的有些糊涂,我只求父亲看在父子一场的份上,饶过我这一回,将石家庄分公司割给我,我住到石家庄去,不再跟总公司发生任何关系,更不危害国松他们。”
国松父亲冷笑着说:“国栋你也太天真了,就算父亲同意,国松母亲、国松和语舒会同意吗?你犯下如此大逆不道的罪行,还想分那么大的一家公司出去,其他兄弟姐妹怎么办?公司不是要解体?我想了很长时间,只能给你一笔钱,自己到南方去创立公司,自己打出一片天下。”
国栋想了想问:“爸爸准备给我多少钱呢?”
国松父亲问:“你觉得给你多少才能满足你的愿望呢?”
国栋心一横说:“十个亿,没有这个数,我不想离开公司。”
国松父亲笑着问:“就十个亿,没有别的要求!”国栋说别的不敢奢求。
国松父亲笑着说:“那好,就按你的要求来!十个亿,很快拨给你,你回去吧,不准跟任何人说我们的口头协议,包括你的媳妇儿。”国栋站起来,告辞走了。
重生之蘇寶兒 檬來檬去
第二天早上六点,国松父亲接到国栋老婆打来的电话,说国栋后半夜心痛,五点多,送到医院就断气了。国松父亲连忙起床,让国松母亲打电话给国松,让他们夫妻赶快来他这里。
国松和语舒很快来了,问出了什么事,父亲告诉他们,大哥国栋死了,他要语舒派最得力的人,联合法务部和财务部,立即前往石家庄分公司接手管理公司。
语舒立即给青梅和心雨打电话要他们去公司等她,有紧急的事情,让他们通知法务部和财务部经理,去总裁室等她。语舒赶往公司,国松陪着父亲,赶往医院。
国松他们到时,人已经放进了太平间,国栋老婆和女儿正在痛哭,看见国松父亲,就过来说:“好好的人,后半夜就没了。以后,这日子怎么过呀!”
这时候,国栋的妈妈也来了,一个六十来岁的老妇人,她走到国松父亲面前说:“走,我们一起去看看儿子,看看这个不知死活的东西,看看这个不争气的东西。”
不嫁花心王爺 壹盞茶香
年妃进化录
他们来到太平间,白布遮盖着国栋,她妈妈慢慢揭开盖在他脸上的白布,抚摸着儿子的脸说:“你就是不听话,妈妈告诉你,就做一个平凡的人,靠自己的本事弄口饭吃,你不听,妈妈让你不要当什么总经理,你不听,妈妈让你甘于平庸,你不听,这一下,你彻底听不见了!也好,这样妈妈就省心了,自从有你,妈妈一直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然后,盖上白布,转身问国松父亲:“你准备拿多少钱,养他的孩子呢?”
国松父亲说:“你觉得多少合适?”老太太小声的说:“你给一个亿吧!多了也会害了他们。”国松父亲就答应了。
料理完国栋的丧事,国松父亲明显衰老了许多,脸上也很少有笑容,语舒和国松的婚礼又向后推了,谁也不提结婚的事情,国松大姐被他妈妈逐出家族,公关部经理和他的助手被开除。
余生壹個程延之
语舒一直觉得国栋的死有些蹊跷,因为,大家都不提这事儿,她也就不提,而且,她心理压力变小多了,不然,她老是眼前有一张冰冷的脸在晃悠。
这个周末,国松正跟思语在操场上打球玩儿,苏雅就来了,一脸笑容,喊国松哥哥,国松原本想给她打电话的,想一想就算了,看她来了,就过来拉着她的手说:“小雅?想死哥哥了!”
苏雅小声说:“你一定一点儿也不想我,不然怎么不打电话给我?”
思语喊着姑姑,就跑了过来,苏雅正要抱他,国松说他在地上打滚了的,脏,不要抱他,思语就笑了,苏雅就牵着他的手,问他想不想姑姑,思语说:“我和伯伯都想姑姑,伯伯还哭了!”
国松就有些不好意思,苏雅过来笑着说:“看你这么忠心,你就抱抱我吧!”
校園藏嬌
總裁大人,100分寵! 妃子壹笑
国松轻轻地抱抱她,牵着苏雅的手,苏雅牵着思语的手,三个人说着笑着,进内院找语舒。
语舒看见苏雅也很开心,她看见苏雅和国松和好了,就笑着说:“真是两个孩子,这下好好的就好了,以后,可别闹矛盾了。”
苏雅和国松不好意思的笑了,苏雅就小声的同语舒说了几句悄悄话,语舒就笑了,国松赶忙凑过去,他们两人笑得更厉害了,国松问她们笑什么,两个人都摇头不说。
苏雅在这里玩到吃了中午饭,才让国松送她回去。
送过苏雅回来,国松就问苏雅给语舒说了什么,她们两人笑得那么开心,语舒笑着说:“老师说了,你不准恼。”
国松就保证自己不恼,语舒就笑着说:“小雅说,她在家里想了几天终于明白了,你爱上她了,她很高兴,就来了!”
国松笑着说:“她胡扯呢!我怎么就爱上她了?还有就算我爱上她了,她高兴,你有什么高兴的?没见过谁,自己丈夫爱上别人,自己还笑的。”
语舒笑着说:“这样挺好的呀!我爱你你爱苏雅,苏雅爱着自己的同学,都得不到自己的爱情,所以都很开心呀!”
如果我们曾经不会相遇
国松过来抱住语舒说:“老师,我是有些喜欢苏雅,但那不是爱情,那就是兄妹式的爱,苏雅肯定解读错误,我要给她打电话。”语舒看国松急成这样,就笑了。
语舒说:“傻瓜,苏雅没有说你爱上她了,是老师说的!”
国松就认真的对语舒说:“老师,我就喜欢与苏雅一起的轻松快乐,但是,我依旧非常爱你,请你相信我,好不好?。”语舒点头说她相信。
苏雅告诉语舒,她发现尽管国松高高大大,但他仍然像个孩子,语舒也有同感,苏雅说语舒养了两个儿子,所以,她们就笑了起来。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